朝野左右夹攻 求存步履艰难 第三势力游戏应该如何继续?-武则天之后的皇帝

作者:清朝第一位皇帝发布时间all:2020年06月05日 12:06:20  【字号:      】

朝野左右夹攻 求存步履艰难 第三势力游戏应该如何继续?

势力遭欺压难突围迦马认为,一个国家的执政党团基本上是第一势力,而反对党阵线属于第二势力,讽刺的是第三势力的小党虽然不具执政的能力,但却同时受到两边的挤压,在资源及种种条件的短缺下,要生存本就不容易,更何况是谋求更大的发展。

选举改制知易行难迦马指出,选举制度没有改变,除了现有的第一及第二势力以外,其他的小势力不仅生存空间小,也不时面对被夹攻的艰辛,可是现有的利益党团未必会做出改变,因此就成了知易行难的问题。

第三势力内外隐忧迦马指出,在现有的现实政治环境下,基于政治影响力不强,可以运作的资金肯定缺乏,也不会有背后的金主做出投资,这无形中影响了组织的发展能力,也不好有太多的人才参与。

民政党在丹绒比艾国席补选时喊出第三势力的口号,而今是否动力依旧?

“伊斯兰党过去就一直在传统的马来选区特别是东海岸具备一定的政治实力,它曾经是为伊斯兰政治力量而斗争的第三势力,也曾经以为与希望联盟结盟成了第二势力,这次巫伊联手造就了国盟政府,也突然变成第一势力。

马来西亚国会到今天未见有实力的第三势力,却又不少会见风转舵的议员。

大家都明确的了解到,在当前的大马政治瓶颈中,夹在两头大象当中的政治第三势力基于种种的困境,不仅举足艰辛,生存不易,更遑论会有辉煌的一页成就。

“马华即使曾经一再的被华社垂弃,它始终是不折不扣的华人政党,即使中国每年的国庆,也会邀请马华派员观礼,这等同承认了马华对华社的代表性,就像印度国大党,印裔再怎么不喜欢,它仍然是印人政党。”

第三势力须有特点迦马认为,非主流的第三势力基本上应有组织本身的特点,就如欧洲国家的一些小党专为环保而斗争,只要有关环保的课题必当全力以赴;一些小党则倾向为劳动阶级而斗争。

报道:张瀚中光华日报《光华报动》日前现场直播了一项线上交流会,邀请时评员迦马、民政党总秘书麦嘉强律师、人民党总秘书陈恩来及槟州前进党主席拿督黄家业共同探讨“第三势力,究竟还能不能走下去?也获得了热烈的浏览反应。

值得一提的,时评员迦马在这方面给予深入浅出的分析,从欧美及远近国家看回大马,让大家进一步了解:第三势力究竟是怎样的一场游戏?

他说,英国的西敏寺选举制度或许今天已不合时宜,可是我们依然延用这种古老的制度,就因为这种制度,即使在小区选举只赢一票等同赢完全部,参选的党派虽然在各区以微差落败,竞选的结果依然是零。

“马来西亚独立了逾60年,不论大家怎么去诠释,还是跳不出种族政治的框框,今天的马来政党虽然分裂,除了独树一帜的伊斯兰党之外,不论是公正党、土团党,过去的46精神党,这些都是从巫统分裂出来的巫统2,3或4,也由于马来西亚国内的种族结构,即使马来西亚国内的所有政党死光了,他们依然会继续存在。”

制度不改难有出路迦马表示,如果没有改变现有奉行的西敏寺选举制度,在弱肉强食之下,第三势力永远难望有更大的出路与生存空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道道问题都是不易解决的大问题。

“政治人总爱说,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事实上人民的眼睛非但不雪亮,许多时候更是全瞎的,只是凭着政客的声音来认路。”

他直言,第三势力是怎样的一个游戏?基本上相关组织力量有限,需要的是组织的定位与方向,只要持之以恒的去做,口碑日隆之后肯定会有基本的支持力量,即使在主观环境下突围不易,存在的价值仍然是受肯定的。

“而PSM是社会主义党,虽然组织不大,却认真的为社会不平则鸣,从槟城、怡保到森美兰,为受影响的人民伸出援助之手,虽然未有太大的作为,但却留下一定的口碑。”

确定组织定位方向迦马强调,独立至今每个政党总会指自己是最廉洁,他人最贪腐,实际上又有什么政党是廉洁到与利益挂不上钩的?

“第一及第二势力并不会任意改变对自己没好处的选举制度,因此就看所谓的第四势力,也就是第四权的媒体如何去教育群众及产生改革的契机。”

他强调,第三势力是有必要存在的,一个国家要有所改变,永远都是从第三势力开始,问题在于改革有没有方向,有没有力度,这都是影响一个国家进步的原因。

“基本上,有心推动选举改制者就必须负起教育人民的工作,让人民觉得有必要去进行改革的路程,给更多政党势力生存的空间,其实也是给人民更多的选择机会。”

“德国每年的国会都会拨款给注册的合格政党,让相关政党可依支持票比例获得政府的资源推动党务,因此就可免除政治金主方面的烦恼。”

当天与会的嘉宾皆认为,第三势力,确实不易走下去!但是却依然有存在的价值,问题是如何去提升存在的能力与价值?

他说,回顾大马的政治历史,第三势力或许在某些小区有所突破,就如69年民政突然崛起执政槟城、人民进步党在怡保近打谷崛起,一些小党在特别族群的选区受落,一般上罕能挤进国家政治的主流。

“就像一些国家引用选票比例制度,以获取的总票数来分配席位,不在主流的小政党只要有足够的支持票将可获得一些席位,比起当前的西敏寺制度有更大的生存空间。”

朝野左右夹攻 求存步履艰难 第三势力游戏应该如何继续?

“上世纪的牛头党(人民党)是人民主义的政党,是一个以马来人为主的了不起的政党,基本上为基层的老百姓而斗争,可是在安华的烈火莫息运动开始后一分为二,一部分加入了公正党,也被融化了。”

“就以民政党来说,创党至今已有52年的民政,从第一势力退到第二势力甚至第三势力,就应该有自己新的出路,如果为了攀龙附凤的兜兜转转,又如何走出自己的新路?”

民政党在509大选全线溃败之后退出国阵单飞,也在丹绒比艾国席补选喊出第三势力,第三选择,可是只取得区区4%的选票,从此这股声音也渐哑了下来,这陌生区域一战是否就真的代表第三势力难于生存另当别论,在这里光华日报特别做出专题探讨,让读者们去理解去探讨所谓第三势力的种种。

“反观民政党即使大声说是多元民族政党,但在刻板的印象中只是华人偏多的多元政党,从第一势力、第二势力到今天的第三势力,始终跳不出这个印象;行动党也是多元政党,但他们的华人领袖却是不承认本身是华人的一个政党。”

迦马认为,非主流的第三势力基本上应有组织本身的特点。




俄罗斯赤塔僵尸事件整理编辑)

专题推荐